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作者 / 应淇

编辑 / 金德路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灵活,意味着弹性、自由,和更多可支配的余地。但在很多语境里,也意味着不那么稳定,或者有保障。

随着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互联网孕育出丰富的就业方式,灵活的新业态正在打破大众的刻板认知,住家家教、直播主播、外卖骑手等等,不一而足。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灵活就业的含义其实都被一种“不正式”的氛围感所环绕和限制,甚至被误读为找不到工作,或者是“打零工”。

2月初,据国家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灵活就业的规模已经成为国内劳动市场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这其中,有约1300万名外卖骑手,占到全国人口基数的近1%。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我们再来关注另外两组数据。2月14日,饿了么发布《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显示,2021年,共有114万骑士在饿了么平台获得稳定收入;而在这一年里,有1877位骑手晋升为站长、小队长。

外卖骑手早就不再是一份“临时工”。当他们的电瓶车像不可缺少的水流在城市的复杂脉络里奔涌、寻找,迅速穿越,灵活拐弯,逐渐摸透了城市的每一根血管,他们得以生存、扎根,也在此收获、成长。现在,收入增加了,保障完善了,他们完全有条件思考,未来该怎么跑?

根据调研,有45%的骑士将“晋升为站长、配送经理”作为自己下一步的发展目标,8%的骑士期待日后“成长为物流服务商总裁”。

“这是一份可以持之以恒的工作”,越来越多的骑手在思考这件事。

01 过渡

过渡是一种中间状态,出于无奈,或者仅仅是生活策略上的众多备选之一。但也可能成为人生低谷期偶然触碰到的安全出口。

从部队退伍后,姚志刚在银行干了二十多年,从柜员到储蓄所主任再到支行行长,每天朝九晚五,兢兢业业,几乎都忘了自己曾经是一名消防兵。2016年,倦怠感和疲惫感包围了姚志刚,一位曾经的战友找到姚志刚,邀他一起去甘肃创业,做钢混砂浆生意,他决定“拼一把”。

可是大西北创业并不顺利,由于对当地政策和市场行情的判断失误,生产出来的砂浆起初有点销路,但很快就卖不出去了。辞去“铁饭碗”的姚志刚坚持了3年,决定把厂子关停,他投进去的毕生积蓄也随着泥沙被机器翻搅碾碎,200多万全部亏损一空。

好在姚志刚是个乐观的人,创业失败了,但也不能活在过去,他说,总要向前看嘛。

但从哪里开始重拾生活呢?姚志刚无从下手,那段期间,整日闲在家里的姚志刚抱着锻炼身体的想法开始送外卖,最初其实他没想着赚钱,就是想让自己忙起来,振作起来。

也是,银行行长转型美团外卖骑手,怎么听都是窘迫的“缓兵之计”。但入行之后,姚志刚就爱上了这份快节奏的工作,他找到了“拼一把”的另一种方式,甚至重燃了那种消防兵的时期的斗志。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我每天早上七点多就爬起来了,梳洗后就去熟悉周围的环境、地形、小区。”一段时间下来,商家在哪里、小区哪个门不能走、哪里可以抄近路,这些他都了如指掌。他还画了一张取餐图,几百个商家都做好标注。每接一单,他总能很快规划出最优路线。

只用了1个月,姚志刚就成为了美团专送湖南长沙红星站的“单王”。第4个月,他就担任起配送站的站长,彻底走出了创业失败的阴霾。

爆单的时候,姚志刚总是很兴奋,“就像以前在消防队接到火警一样,一定要去把这个任务完成,完成了就有一种满足感。”

同样吞过商海苦果,并曾经在债务沼泽里挣扎的,还有广州的美团外卖“大神”骑手林健。2017年,因为生意加投资的失利,林健负债将近四十万,还有一身的人情债。

“灰暗,人生灰暗”,林健形容道。

林健转行在广州天河区做起了外卖小哥,起初是为了还债。第一个月六千,第二个月七千,然后八千变九千,再下个月一万,“有希望了,我见到希望了”。

因为之前物流规划师的工作经验,林健特别擅长规划送餐路线,逐渐成为外卖圈里公认的广州“活地图”。如今42岁的他,月工资稳定在两三万,也还清了大部分债务。

危机已经过去了,但生活还远未结束,他想坚定地成为更长期的“大神”,继续依靠骑手这个职业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转行是一种过渡,更多的时候,骑手也作为副业选择的中间地带,而不是必选项,夹在很多份兼职里,帮助很多人“渡过”了现实生活上的难关。

甘玉汉在深圳的工厂里工作,他的三个孩子全部在老家,分别是8岁、6岁、4岁,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三个孩子的教育支出成了一笔不小的开销,压在甘玉汉肩头。

受到身边同事的影响,甘玉汉从去年9月份开始,同时在美团、饿了么兼职跑单送外卖。由于富士康两班倒的工作性质,甘玉汉每天跑单的时间只在三四个小时左右,但一个月能增加约3500左右的收入。

在饿了么的调研报告中,四成骑士表示有本职工作,超两成也在其他外卖平台从事配送工作。

而在兼职做骑手的群体中,其实有一半左右是工厂工人。进工厂与送外卖并不需要二选一,外卖配送上线时间、接单时间较为自由,灵活的工作时间分配让大量的底层劳动者选择成为兼职骑手,每个月利用空闲时间可以增加好几千的收入,让远在老家的妻子儿女拥有更好的生活。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更重要的是,对于他们来说,送外卖也是认识城市、融入城市的一种方式,一种过渡。

得益于中国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完善,移动互联网企业能够迅速发展,新型的就业岗位丰富涌现,更多人选择灵活就业的兼职,不仅因为能够增加收入,也是他们来调节生活、创造更多自我价值的新方式。

当“斜杠工人 ”胡军下班后,骑车穿梭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跑单,他感到放松和自由,“会觉得有些事儿没那么重要了。”

02 扎根

故事从过渡开始,然后就是发展,总是有更多的人希望留下来。

外卖配送是一个岗位需求大、收入相对有保障的工作,也是许多外来务工者在城市扎根的踏板。

在报告中,超过四成受访者希望一边跑单,一边寻找留在这座城市的其他工作机会,而有三成骑士表示未来仍愿意从事相关工作,许多人在寻找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抓住了机会。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两年前,潘宁带着一家四口人告别了在上海10平米的蜗居生活,搬进了9号线终点站的居民楼,六十平的新居。

如今已经是站长的潘宁,管理着近百名骑手。来上海打拼以来,她也是从普通的骑手开始,在体力的竞赛中杀出一条血路,拿到了升职剧本,将自己的命运和这座城市越系越深。

2016年,外卖骑手还是个新鲜的工种,选择做骑手的时候,潘宁听到最多的是质疑:“你一个女孩子去送什么外卖?怎么比得过男人?”确实,她感到了男性同行的体力碾压。

爬楼梯和骑电瓶车,潘宁都要花费更长的时间。但送外卖并不止是拼速度,如果将之视为成熟的职业和职场,当然有着更多影响因素和突破路径,当部分骑手拎着十来单外卖闯进“车海”时,她选择“慢”下来。

“女骑手可能送得没那么快,但是差评率会普遍较低,像是外卖汤撒了、没有送到餐就点送达等情况很少会出现。”潘宁说。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有的骑手“嗖”地一下就能和她拉开差距,但她始终小心翼翼地站在斑马线一侧。她的送餐方式是一单单地送,只要还在送餐途中,就会在后台选择“忙碌”,主动放弃随时都可能挤进来的派单。

细致的观察和服务给了潘宁漂亮的回馈:从业多年以来零差评的记录。

有一次上海暴雨,潘宁的电瓶车没电了,此时离送餐点还有1公里,她一路推着电瓶车赶路,才把订单送到客户手中。而收工回家,那个10平米的逼仄空间,她和丈夫打地铺,儿子和婆婆挤在窄窄的床上。除了一台电视之外,再没有任何家电设备。她没有抱怨过生活,外来务工者漂泊的命运如同她的电瓶车一样,在风雨中小心翼翼地前进,很快就要迎来彩虹。

潘宁坚持了三年,接过了站点负责人的接力棒,成为更高一级的“女战士”。进入新职业的状态后,潘宁的关注重点从个人单量转向整个站点的业务数据,细微到每个骑手的异常单量和用户评价,哪个骑手状态不对劲,哪个骑手的差评变多了,哪个骑手开始逆袭……潘宁都能捕捉到变化,进行业绩管理。

逼近晚高峰的时候,潘宁的手机几乎每隔两分钟就会响一次。电话那头,无数个小状况、小需求等待着她处理。

一转眼,现在也已是潘宁升为站长的第三年,她把站点经营得有声有色,成就感是潘宁踏入外卖行业、也是踏入这座城市的意外收获。每次公司开年会,潘宁是全场上台领奖次数最多的站长,她带领站点拿下了区域内所有优秀的奖项。

在上海,她和家人搬进了更舒适的住所,婆婆也辞去了超市后厨的工作,但目前她们的生活半径仍主要停留在松江。有机会的话,潘宁想带儿子去一次迪士尼乐园。

94年的张硕是土生土长的黑龙江鹤岗人。但他的老家在农村,他想去城市看看。

一次偶然机会,他看到美团骑手的招聘信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加入了鹤岗工农站成为一名外卖骑手。从最初接触外卖配送的手足无措到逐渐摸寻出规律,第一个月送餐,一万多元的收入让这位初入职场的“90后”喜出望外:“这可比在家种地多赚了好几倍”。

送外卖的同时,张硕也在对工作更深入地思考,更进一步打算。利用送餐间隙,张硕观察各个外卖商家的经营方式,在得知站点业务员紧缺后,便自告奋勇。他亲自前往店内介绍外卖平台的营销模式,为了打消店主顾虑,甚至还自掏腰包,拿出1000元钱交给餐馆老板“充饭卡”。

在当地,张硕带领同事们先后服务了2000多家商户,上线业务后,还针对菜品价格、页面优化、商家补贴等各方面进行了专业周到的建议。各餐饮商家的整体收入普遍提高了40%以上。

既做过骑手,又跑过业务,张硕的努力被看在眼里。半年后,他就成功晋升为鹤岗市美团外卖城市经理,负责下属五家配送站的运营和近200名骑手的管理。目前,张硕已经在鹤岗买房安家。

在鹤岗买房,或许正在因为“逃离北上广”的网络语境而流行的一个梗,但对于那些真正选择在鹤岗安家的年轻人来说,“这不是退路,而是扎根的伊甸园”。

2021年,在广东、浙江、江苏、上海、福建跑单的稳定骑士最多。新一线以及二线城市是骑士增长最快的城市,西南成为仅次于华东和华南的新增骑士集中区域。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有太多的案例故事实现了在城市买房的梦想,那些安家落户的首付里,有的甚至是学区房。

03 通道

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骑手这个职业,并且坚持下去,他们推开灵活就业之门,也需要推开一种“不安全感”。

过去,人们保有“灵活就业=短期职业”的刻板印象,甚至骑手自己都会觉得,职业上升路径不清晰,伸手就能摸到天花板。然而这个行业经过几年的发展,骑手工作积累的经验、能力可以用在更高一层级的管理、规划中,有横向和纵向发展的机会。

通道正在延展、上升。

据悉,美团率先为了帮助这一新兴蓝领群体的职业化成长,助力骑手职业发展,提供了全面、多样的举措,包括站长培养计划、骑手转岗计划、骑手线上学习平台和骑手发展激励奖等。

在骑手培训方面,美团外卖推出聚合多个培训资源的骑手线上学习平台,提供丰富的培训内容,包括“新手入门”、“规则流程”、“安全专题”等岗位所需的上百节课程,甚至还有创业开店、经营技巧、门店推广等帮骑手为下一份工作做好准备的八大类、110个领域的培训课程。

安排的培训课程非常多元化,长春的美团骑手冯德军就重点想学计算机基础方面的知识。毕竟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他不想被时代抛下。他想,“小到做述职PPT,大到今后的管理工作,相信都会有很大帮助。”

这已经是冯德军在美团外卖工作第六个年头,从普通骑手升为站长,也是因为勤奋好学的他喜欢自查原因,找方法摸索经验。在长春的街头,凛冽的寒风能刮伤骑手的脸,但入职第三个月,他的个人月度数据就拿下了全国第一,也因此走上了晋升快车道。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而相较于五年前,冯德军因拿下全国第一才获得晋升机会,现在的骑手晋升通道则更加通畅。“站长培养计划”已在成都、苏州、东莞等11个城市试点,超过2800名骑手报名,预计每年将有近千名骑手晋升站长等管理岗位。

而冯德军虽然早已当上了站长,但也觉得培训如沐甘霖, “平时总想着多学点东西,但又不知道学啥,这次继续学习的机会,可以说是恰逢其时。”

去年,美团外卖还与国家开放大学合作,为有学历提升需求的骑手提供零经济压力、更便捷的深造渠道。每年为骑手一次性提供完成学业所需的全额奖学金,帮助骑手获取大专学历。两年半后,学完所有课程并通过考试,就可以得到国家开放大学物流管理专业的大专学历证书。

对于许多学历不高的骑手而言,利用免费课程提升学历,能够帮助他们在未来规划里有更清晰和宽阔的发展路径。

跑单之余,提升自我。美团外卖白云区石井站的张振就重新走进了“象牙塔”。

在正式报名上学之前,张振本来就一直在看物流管理方面的书籍,他认为既然想在行业里获得长足发展,学历以及知识提升必不可少。他的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放学后回来做作业,他也在上网课,每天夜里 ,一盏明黄色的台灯发出光芒,微弱却不黯淡。

张振喜欢这个氛围,感觉全家人都在向上,“小孩在学习,我也在学习。”

其实,只要解决好骑手的个人成长和职业路径规划,把一些发展机制常态化,这个职业有机会成为很多人可以长期奋斗的事业,骑手,可以是一份听起来,和做起来都很“酷“的职业。

美团站长一个月多少钱(从骑手到站长的普通人:职业骑手的“飞驰人生”)

平台正在为骑手积极创造上升通道,而从更高的层面来说,这些灵活就业的新业态能够打破刻板认知,获得长远的发展,也需要依靠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越来越多人正在进入这些行业,行业公平透明、收入空间大、上升通道清晰,也让越来越多人留下来、升上去。很多人认识到,与其在过度内卷的领域挣扎,不如试试在看似洼地的行业里深耕。

风驰电掣,与时间赛跑,也在与未来赛跑。

“大神“林健说,做这一行以来,他见过好多还清了债的、治好了病的、买了房也有,买了车也有,“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你有实力,就有机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8898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jiameng8898.com/16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