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下这份南京南站停车攻略(转,还是不转?南京南站工作专班的“生命抉择”)

40天,安全转运重点涉疫地区来宁旅客9943人次。简单的数字背后,是面对各种突发情况的紧急处置,是24小时全天候的周密运转,也包括在某些特殊时刻的当机立断。

火车站防控组南京南站工作专班成立于2022年4月1日。40天来,他们多次面临两难的境地,需要做出非同一般的抉择。

收下这份南京南站停车攻略(转,还是不转?南京南站工作专班的“生命抉择”)

生命至上的抉择

“张队,怎么办?这边有名济南来的旅客,健康码黄码。但他身上携带着造血干细胞保温箱,要从我们这中转,赶到苏州儿童医院,那边有个小孩两三个小时后就要做移植手术。”2022年4月9日中午12点多,转运专班工作人员的一个电话打到了专班副班长、南京市交通综合执法局一支队副支队长张文丞的手机上。他立刻从旁边的通道赶到中转区。

原来,自2022年4月1日起,铁路南京南站停止站内中转换乘,所有中转乘客须先出站,经过设在出站通道外的中转通道,由专人护送,才能进入下一段旅程。按照防疫规定,中转出站时,一旦发现黄码人员,要么由疾控中心转走,要么在等待区联系社区或卫健部门转码,成功由黄码转为绿码,才能再进入车站乘车。

此刻,站在等待区正焦急打听如何转码的李先生是负责给山东省细胞组织库运送干细胞的。为什么中转出站时健康码突然“黄了”?思来想去他觉得可能因为火车曾途经疫情地区。转码,不知道需要等待多久,但后续列车出发时间已经越来越逼近。

“别人能等,我不能等,那边的小孩下午要移植,保温箱里的干细胞,过了一定时间就没用了!”看着小伙子满脸的焦虑之情,作为现场负责人的张文丞也很着急,在接过李先生证明文件的那一刻,他心里其实有过一瞬间纠结:这个情况最好上报,只要防控组批复了,他们一点责任都没有,但问题是,现在是一名白血病儿童在与生命赛跑。

“不能等了!疫情防控的理念本就是生命至上。只要我们措施得当,未必不能两全。”张文丞跟班组成员说出自己的决定,得到大家一致赞同。

专运班组成员发现,李先生想赶本来的后续列车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南京站仍有符合时间要求的高铁。于是,工作人员一边帮忙重新购买下午1点多南京站去往苏州的车票,一边迅速拿出详细的转运方案。先联系到转运车闭环将他送至南京站,再协调铁路部门,经过全程受控运输,当天下午2点多,李先生顺利赶到苏州,保障了造血干细胞按时送达医院。

“肯定有压力,因为万一出现疫情传播问题,责任就是我们的。”时隔一个多月,张文丞回想当时的情况坦言道。

特事特办的担当

“五一”期间,通过南京中转出行的旅客量大幅增加,转运组又遇到了新状况。

5月3日晚6点左右,一趟上海过来的高铁停靠到南京南站,这其中不少旅客都是通过南京中转去其他地方。家在克拉玛依的鲁女士夫妇也想从南京中转回家。她的丈夫3月底在上海做了脑出血手术,手术完没几天,浦西就封闭管理了。一直到4月底,暂住的小区解除了隔离,他们可以回家了,可怎么回家却成了难题。

鲁女士曾试过几次购买上海往乌鲁木齐的飞机票,但航班都临时取消了,她决定,来南京试试看,能不能通过高铁中转去禄口机场,坐隔日的飞机回家。

5月3日,夫妻俩在南京南站下车后才了解到,高铁中转飞机并不容易。“重点涉疫地区旅客能不能中转坐飞机,不是我们说了算,需要目的地机场接受申请,还需要航司同意旅客登机。这些手续都完成后,我们需要派出专车、专人跟随每一名旅客,送其到机场的专用中转通道,直到旅客登机,全面闭环管理。从哪调车、调人,也是个问题。”南站转运班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鲁女士的确面临困境,如果不能飞回去,滞留南京的话,丈夫的身体状况很难支撑下来。“考虑到她丈夫的身体状况不容耽搁,我们特事特办,与机场专班和机场航站楼联系对接,主动帮助旅客填写信息、报备,并联系玄武区安排专门转运车辆与次日送站,等旅客顺利办理值机后才离开,后续收到旅客消息,他们已顺利到达。”

“当时打听过,周边其他的城市都不接收我们中转,南京不但接纳了我们,给次日中转旅客安排的爱心酒店还是免费的。当时我们担心到了机场还有很多防疫的手续要办,提出来希望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机场,这些要求都得到了满足,让我们觉得很暖心。现在我和丈夫已经回到克拉玛依。时隔一个多月终于顺利回家了,真的非常感谢南京南站负责转运的同志。”5月11日上午,鲁女士在电话中对记者说。

收下这份南京南站停车攻略(转,还是不转?南京南站工作专班的“生命抉择”)

这些天,南站专班陆续收到不少感谢信,还有远在数千公里外的中转旅客寄来锦旗,感谢在2022年的这场战“疫”中,南京给他们带来的温暖与关爱。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石小磊

校对 苏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8898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jiameng8898.com/17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