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售为什么发货那么慢(预售能超一个月、期满也不发货……商家到底咋想的?超长预售让人心累)

消费者苦“超长预售”久矣。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本是为缓解商家生产经营压力的预售期,如今却成了部分商家久不发货的借口。消费者与商家因预售反复扯皮,前者不耐烦地催促发货却不见结果,后者则一拖再拖,甚至发出相似版型的衣服浑水摸鱼。问题是,商家与平台抱团若是将预售游戏玩过了火,过长的等待无疑会透支用户信任,甚至损害消费者权益。

45天超长预售,有商家一个月不发货

从7天变为45天,电商平台的预售期正在变得越来越匪夷所思。

预售为什么发货那么慢(预售能超一个月、期满也不发货……商家到底咋想的?超长预售让人心累)

“原先商家承诺特殊情况15天发货,现在已经1个月了衣服还没出厂”,消费者王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6月12日在一家名为“Carrot小众设计女装”的淘宝店铺购买了一件连衣裙。商家原本承诺该连衣裙预售期在7-15天,但一个月过去之后,商家还是迟迟未发货。

与越变越长的预售期相对应的,是遥遥无期的发货时间。15天之后,王女士曾多次询问商家发货时间,商家都以“工厂正在安排,尽快给您发货”的理由回复,并未给出具体发货时间,王女士苦笑:“一旦问及发货时间,客服就变成了AI,车轱辘话滚话。”

预售为什么发货那么慢(预售能超一个月、期满也不发货……商家到底咋想的?超长预售让人心累)

甚至一些店铺连预售的准确时长都是一问一个样。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淘宝店铺“潘美玉大码定制”中,一款连衣裙在商品购买页面标注的是“预售12个工作日”,但当消费者下单之后,又显示该产品在“付款后30天内发货”,而当记者咨询客服时,客服又称该款连衣裙是现货,3-7天即可发货。

不仅把预售期当数字游戏,部分商家还会使用模糊的说辞进行产品宣传。“拍之前以为是现货,下单后才发现要等预售。”一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记者在多家淘宝网红店主理人的微博中看到,宣传者往往会以“少量现货,售完等预售”“能拍就是有货”等文案吸引消费者尽快下单,但往往等到消费者拍下后才能够在订单页面中看到实际等待的预售时间。“能不能买到现货,全凭运气。”上述消费者无奈表示。

为了质问和讽刺商家的敷衍了事,一些网友甚至还将一系列催发货话术总结调侃为“发疯文学”,来表达自己在网购体验上的不满。北京商报记者搜索发现,“催发货”相关笔记在小红书上超过了2万条,引起了不少用户的共鸣。

看到销量再生产要6天,能解压也能成借口

越变越长的预售期,成了一些商家推卸责任的借口。一位潮牌主理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有些商家也会在预售期将满之际选择“缓兵之计”,从其他货源商手上拿一些相似版型的衣服发给消费者。消费者拿到衣服后,客服会宣称是仓库“发错了”,愿意承担一部分退款。“这样既能规避平台预售期满不发货的惩罚,又可以在协商之后避免大部分消费者的差评。”

预售期满却无货可发的店铺,最终还是让消费者承受了所有。北京商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看到,一位消费者投诉淘宝维娜塔旗舰店,该店客服在预售期满后两天仍然告知消费者无货,并建议消费者退款处理。

不过,“狼来了”的次数变多了,消费者也逐渐学会了“看碟下菜”。上述王女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在选购预售期服装的时候,会避免选择月销量太多或太少的服装产品,“太少的店铺可能发不出货,太多的店铺又要等好几批”。尽管如此,王女士也不得不承认,“完美预售期”在自己的网购经历中并不常见。

但是不可否认,预售形式出现的初期乃至特殊时期,是众多商家和厂商分解压力、避免库存积压的有效方式。

一家来自东莞的服装公司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举例称,生产一批100件左右的T恤,工厂需要7天左右的生产周期。一般商家会在商品上架后预留3天左右的时间观察销量,然后联系工厂下单。换言之,商家通常要等着销量达到预期,才会下单生产。

“商家收到多少订单,我们生产多少衣服,避免库存堆积。”上述负责人坦言,预售期实际上是在帮助商家避免损失,降低货品砸到手里的风险。对于女装来讲,款式迭代快,销售周期短,如果库存积压,当季服装变过季服装就面临着“自降身价”的局面,商家的利润将会大幅下降。

“除去生产,还有打版的问题”,该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有一些商家会先用网图上架进行宣传,获得一定数量订单后再进行打版生产,“打版最快也需要3-5天,如果遇到没有特定原材料的问题可能会超过半个月”。

这也意味着,商家看到销量再向工厂下单就过去了3天时间,工厂打版至少也要3天,就算原材料准备稳妥能立马生产,距离第一位消费者下单已然6天。如果材料和物流运输出现特殊情况,消费者收货时间还要向后推。

与此同时,电商平台也在为需要预售的商家行方便。“淘宝这两年把定金预售的玩法改成了全款预售,一定程度上是在鼓励商家采用这种商业模式。”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平台之所以开放全款预售,是想缓解中小商家的供应链压力。”

尺度在哪?超长预售期会反噬商家

商家不发货,也未必是真的没货。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在小红书平台上,有用户在屡次催发货未果后,告诉店家自己是测评博主,购买衣服的目的是测评。得知此信息后,商家迅速安排了现货。“有些同行确实会压货不发,全款预售消除了尾款压力,何不再加上点儿‘饥饿营销’给自己造势呢?”上文提及的潮牌主理人向记者证实了这种现象的存在。

对于这种现象,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消费者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苏浩朋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商家的此种行为表明其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有歧视行为,没有公平地对待消费者,而是有选择地优先向某些顾客发货,将面临一定的法律风险。

“全款预售”实际上是平台在探索一种新的经济模式。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电商的“全款预售”的本质是平台在鼓励商家尝试“离散制造”的模式,“如果运营得当,将会为平台笼络更多商家”。

赵振营补充称,在理想的模式中,商家能根据商品设计及市场需求,把服装生产的过程和责任方进行碎片化分割,让互不相关的供应链企业,在无需过多低价值沟通的情况下,协同完成一件商品的生产及配送。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各个平台对电商预售的规范都比较宽松。根据淘宝平台规则显示,如果商家未在约定时间内将货品发出,须向买家支付该商品实际成交金额的10%作为违约金,且赔付金额最高不超过100元。而天猫在今年3月份的《天猫预售业务管理规范》中规定,商家若存在延迟发货、缺货、虚假发货等情形,不再适用“商家双倍返还定金”的规定。

尽管预售制有利于平台和商家,现阶段却有部分商家享受着“全款预售”的便利,让消费者承受“超长预售”的不便。长此以往,商家和平台则都有可能遭到“反噬”。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预售期满延迟发货的情况,商家将承担法律责任。根据《民法典》第577和578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对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前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

在今年4月,中消协表示,有些网络经营者利用不公平格式条款减免自身义务和责任。商家转嫁自身风险给消费者,造成消费者购物体验不佳,消费需求被抑制,不利于平台整体成交率。

“商家的承诺构成合同的组成部分。因此,商家超过承诺的时间还没有发货,违反了合同约定,构成违约。消费者可以要求其继续履行合同,并追究其迟延履行的违约责任,要求其赔偿损失。”苏浩朋说。

不可否认的是,合理的预售期限能满足多方诉求,但过长的预售期无疑将掏空消费者对品牌和平台的信任。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实习记者 乔心怡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屏、淘宝商家截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8898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jiameng8898.com/17576.html